• <tbody id="k4hza"><p id="k4hza"></p></tbody>
  • <tbody id="k4hza"><p id="k4hza"></p></tbody>
    1. <dd id="k4hza"></dd>
      注册

      巨亏20亿美元!野村的“全球梦”又碎了?

      2021-03-31 14:31:15 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再过几天,野村控股CEO奥田健太郎(Kentaro Okuda)的任期就将满一年。在过去这一年,奥田健太郎的日子可谓顺风顺水,直到上周五,一家韩裔基金经理掌控的美国家族理财室搅乱了一切。

      Bill Hwang家族理财室的200多亿美元头寸被迫平仓,在华尔街掀起轩然大波。而野村,不幸成为了最先被爆出在此次事件中蒙受巨额损失的机构之一。

      野村证券周一发布公告表示,由于与一美国客户的交易,野村证券可能蒙受20亿美元的损失。外媒随后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证实,野村声明中所称的20亿美元潜在亏损与Bill Hwang所管理的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仓有关。Bill Hwang创立的家族理财室Archegos Capital是野村证券的大宗经纪客户。

      “黑天鹅”飞出!野村股价连续三天暴跌近18%

      Bill Hwang会如何收拾其造成的烂摊子,人们不得而知。然而作为日本第一大证券公司,野村在此次事件中有多惨?市场却一目了然!

      自从周一以来,日本本土市场上野村控股的股价已连续三天下挫,累计跌幅接近18%。

      其中,周一当天16%的跌幅为该股史上最大单日跌幅,公司市值因此缩水35亿美元。由于担心美国部门的潜在亏损可能会影响公司的综合财务业绩,野村周一还取消了发行价值32.5亿美元优先票据的计划。

      据该公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称,野村已经开始在评估潜在损失的因由,但这位高管拒绝透露公司已解除了多少Archegos的头寸。

      目前,不少券商已经因为此次事件下调了野村的股票评级,并预计动荡还将继续。摩根大通在报告中写道,“如果事实证明,该公司仅在与一个客户的交易中就出现了巨额亏损,人们就会质疑该公司的风险管理体系。”摩根大通将野村控股的评级从“中性”下调至了“减持”。

      虽然野村表示,潜在损失不会影响到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但是分析师们预计,它可能会被迫降低股息并缩减股票回购计划的规模。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单一客户高达20亿美元的欠款,可能会大大削弱野村截至3月31日当前财年下半年的税前利润。

      日本当局目前也正在关注野村在此次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一位官员周一表示,该机构可能会与野村讨论风险管理和其他问题。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也表示,政府将监测情况,同时与监管机构分享信息。

      CEO奥田健太郎的“好日子”到头了?

      巨亏20亿美元、股价连续暴跌,这个锅应该谁来背?

      尽管上任不到一年便取得硕果累累,但此番,野村控股CEO奥田健太郎或许依然难辞其咎!

      “在如何将损失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这方面,野村需向其他公司学习的东西恐怕还有很多,”杰富瑞(Jefferies)驻东京分析师Hideyasu Ban说。“对于此事,公司最高管理层应当负有责任,这一点很难否认。”

      一位了解野村内部正在进行的一场辩论的人士表示,“出现的关键问题是,合规人员和风险人员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我们(在美国)肯定有计划采取更多行动,但现在这些计划将被搁置,直到他们解决掉这个烂摊子。目前尚不清楚损失的确切程度。”

      “这一意外损失可能会使奥田健太郎的相对好时光就此终结”。晨星(Morningstar Inc.)分析师Michael Makdad也一针见血地表示。

      “奥田健太郎上任至今,野村实现了非凡逆转,得益于美国业务的突出表现,公司走出了2019年的亏损,2020年录得了颇为强劲的收益。但此次事件爆发后,野村可能会决定减少在某些领域的曝险,比如在美国上市的股票期权。”

      数据显示,在去年4月上任的奥田健太郎的领导下,野村在截至去年12月的9个月净利润达到3085亿日元(28亿美元),创出了19年来的最高水平。其中,国际业务的强劲增长功不可没。在此期间,包括美洲、欧洲、中东、非洲和亚洲(不包括日本)在内的海外业务利润增长了两倍,达到1672亿日元(合15.2亿美元)。

      然而,此次爆仓黑天鹅事件的飞出,却使野村高管们期待的有望开创可持续利润新时代的转机势头,被彻底浇了一盆冷水。

      野村的“全球梦”魔咒:扩张与重组间循环

      事实上,从过去数十年的经历看,野村的“全球梦”就恍如一场永无止境的“魔咒”。尽管的确有过辉煌,但紧随其后的,往往是更大的打击。

      作为日本第一大证券公司,野村证券基本在日本本土牢牢坐稳了行业第一的位置。截至2019年6月,野村证券在日本拥有156家分支机构,位居日本证券行业之首,在日本的证券账户超过500万个,占全日本证券账户数目的21.5%,管理的零售客户资产114.7万亿日元,信托投资和投资咨询公司管理的资产达到51.4万亿日元,在日本本土ETF的市场份额为45%。

      随着在日本市场的地位无可动摇,野村过去十几年一直不遗余力地试图加大海外扩张,并不断将分支机构及业务覆盖到亚太地区、欧洲、中东、非洲和美洲等地区。然而,无论是过程还是结局,却似乎都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顺利。

      最新的爆仓事件只是过往一系列挫折中的最新一起。最著名的是,野村曾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抄底购入了雷曼兄弟的亚洲及欧洲业务分支,希望借此由一家主要经营日本国内业务的亚洲投资银行跻身世界一流投行行列。

      但此后的事实证明,野村证券与原雷曼兄弟的文化差异很大,人才不断流失,这块业务也成为野村的成本黑洞,最终导致资产减记,海外部门业绩也连续多年出现亏损。

      从截止2019财年的近六年数据看,野村证券境外业务收入总计发生亏损2786亿日元,除了2017财年境外业务收入实现881亿日元的正收益以外,其他年份均发生亏损,最大的亏损来自于2019年,亏损1659亿日元,境外业务始终无法产生正收益,甚至对野村日本本土业绩形成了拖累。

      两年前,野村开始对其全球批发部门进行10亿美元的重组,并在欧洲和美国的交易和投资银行部门裁员上百人。在时任CEO永井浩二的领导下,该公司开始专注于资产管理等更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他的继任者奥田健太郎也一直在这样做。

      野村一直在重复这个周期——扩张海外业务,并在遭受金融打击后进行重组。眼下似乎又是一种完全相同的模式,”冈山证券首席策略师松本文雄表示。

      他还指出,“野村若想成为全球顶级银行,就必须在吸引新兴客户方面承担风险,并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以期最终获得传统客户的青睐。这非常困难,但野村别无选择。”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擼一擼AV网站